3.24 日记

今天早上听课,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法官都是公正的吗?不,法官所用的法律是为了社会稳定而创立的。法官在判决时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这样判决了,会造成什么影响,而不是公正。举个例子

一个人在野地里发现一只狐狸,就带着猎狗开始追,追了很久终于把狐狸追到筋疲力尽。但是就在狐狸快要被抓住的时候,突然杀出另外一个人,直接拿枪把狐狸打死了,然后拿着狐狸扬长而去。

这时候,一直追狐狸的人就很不忿,老子追了半天,就快到手了,却被你摘了桃子,于是他就到法院讨个说法。

你猜法院是怎么判的?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判追狐狸的人赢,毕竟是人家先发现的狐狸,而且付出了劳动,都快抓到了。如果判给那个开枪打死狐狸的人,就太不公平了。

但法院的判决恰恰相反,所有权属于开枪打死狐狸的人。

为啥呢?法院说,判断所有权归属于谁,不能按照追逐原则,应该根据捕获原则。简单来说,就是谁在追不重要,谁拿到手才重要。

这个判决乍一看确实很不公平,但是法院有个更长远的理由,就是得考虑人们的预期。你想,如果狐狸的所有权归了追狐狸的人,那么,要是有多个人同时追逐一个猎物,那应该归谁呢?如果把追逐作为确定产权的原则,那么一个东西的产权就是不确定的,就会引发更多争议,法律就失去了定分止争的作用。

这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

问:如果我是武汉市长,面对这次疫情我该怎么做?
答:首先在发现疫情的第一时间上报北京,同时组建情报网,监控这些病人的行踪。建立搜查组,搜查发源地,寻找疑似患者。购进一批医疗器械,组建调查组,对新病毒进行检测,确认传播途径和方式。加强医院的安保,为医院添置医疗设备。让路管封路,留下两条道路方便管制,铁路,飞机等暂停服务,对外宣称紧急检修。然后第一时间封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