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范哥,和他的范园家庭农场

今天见到了一位二十多年前的同事范哥,当年我们都在一个酒店上班,有一段时间还住在同一间宿舍,97年我先离开了那个酒店,不久他回到老家开农场,种有机稻,一直种了二十多年了。

之所以开始种水稻,是因为当年有一件事触动了他。有个在国家粮库当安全员的朋友说,粮食收进去之后,都要喷洒五种药,确保粮食不会变质,有防虫的,有防霉的,可能还有防老鼠的。也就是说,即使农民没有给水稻打农药,一旦入库,也会粘一身药,估计和农药成分也差不了多少。

那是二十年前的粮库,现在不知道是不是技术会稍微先进一些。不过想想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粮食都是堆在库房里,没有任何密封措施。

我们都知道湖南的有毒大米这件事,那些毒是来自于农民没有节制地打农药。范哥说,湖南人江西人身体里普遍重金属超标,他说长沙县的居民十个有九个是超标的。

我们这个村民小组叫做春风组,旁边叫九溪寺组,这些年,这个和我们相隔三百米左右的村子里不断出现中老年人得癌症的情况,非常明显,旁边的组包括我们这个春风组就少很多。我猜可能也和农药的使用有关。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个九溪寺村民小组几十年以来一直人多地少,平均耕地面积比我们比其他周边小组都少很多,这种情况也许会促使他们的农民更多地使用化肥和农药,以增加口粮。

只是猜测。

做底层农民真是可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