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活成一个传奇,哪些人够资格?

每个人都有机会活成一个传奇,活得扬眉吐气,活在别人的目光里,但大部分人终究只能仰望远方的巨大身影,那是因为我们不敢冒险,而不是缺乏能力和机会,这个好理解。

那为什么不敢冒险?

因为害怕众叛亲离,害怕吃不饱饭,害怕失去眼前的安全和温饱,这个算盘可以理解,很多人和动物一样,人生算法就只有一步: 平平安安,有饭吃,有间屋子睡觉,能传宗接代,就行了,动物也是这样想的。

大多数人能够算出两步三步,于是拼命干活,节衣缩食,在教育方面大量投入 或者去健身等。

但大部分人也就只能算出两三步,再远一点就糊涂了。因为遥远的地方要看清楚需要投入很大精力,会影响眼前的收入和生活质量,所以大部分人就放弃了摸索,然后这里就开始产生一个分水岭,一部分人继续探索,大部分人收回目光,只关注眼前的生活。

继续摸索的人往往不是因为意志力的支撑,而是好奇心。好奇心人都有,但多少不同,足够好奇的人负责探索位置世界,大多数担任他们的物质生活后盾。

好奇心强的人一般都是天生的,后天环境只能释放好奇心和压制好奇心,但不能生成它。在好奇者的生命清单中,往往把自由、真理和爱情等精神层面的东西放在了前面,其次才是物质层面的平安和享受。

这样本来很好,上天安排我们分为两种思维模式来互相配合,才不断进化,打败那么多动物成为地球的主人。

但很遗憾,我们这个社会最大的矛盾之一,就是这两群人之间的矛盾,很多麻烦都是这种思维模式的不同所引起的,比如西方社会鼓励自由开放,而伊斯兰世界则强调清规戒律压制女性和少数派。

本来双方按照各自的人生算法去活一辈子挺好的,两种生活方式都有各自的合理性,但偏偏这两群人都要指责对方的算盘打错,应该跟着自己走才对,双方吵了一代又一代,吵不赢就离家出走去干革命,或者 – 跳楼跳江,永远离开。

西方世界普遍比较发达祥和,他们的文化照顾了两派的心情: 自由派和主流大众。最有力量的创新创作基本上都是自由派做出来的,物质财富的创造则交给大众。

过去这上千年间,中国一直在牺牲自由派少数派的利益,来达到一个表面上的大一统,这种全攻全守型的发展模式使得我们前进很快,跌落也很快。有过汉唐雄风,也有晚清一直到文哥的世界最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