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心情不太好,有些萌生退意

昨晚上我们五个人一起去重庆十八梯玩,后来由于两个女生不开心,于是分开吃晚餐,分开玩,我和甘罗一起在十八梯吃了点东西后去了解放碑,这时候他们三个学生中的草履虫告诉我,她们决定自己打车回去。

等我们俩坐地铁回,彦冰又说,他不坐车回,要在外面流浪一晚,由于他一直处于情绪爆发的边缘,对那些所谓的没有受过教育的吵闹的低端人口很反感很恼怒,我只好同意,心想也许他会思考一些问题。

回来后大约十点左右我就睡了,担心半夜可能会被紧急电话叫醒,需要去应付什么突发情况,结果早上六点起床,没看到微信上任何新消息。打电话给彦冰,没人接听。问他父母和两个同学,最后他们和彦冰交流是几点,都没有回复。

我开始慌神,赶紧出门去寻找。后来他母亲回了信息,说最后一次信息显示他回到了附近,去过一家罗森便利店,我就开始在地铁站和附近两个罗森便利店以及重庆师范大学大门之间反复寻找,还报了110。

一路上110的女民警在质问我,为什么允许学生晚上出去流浪,说一个孩子晚上出去流浪后果不可收拾,我说不允许的话,后果同样不可收拾,如果他发现有人悄悄跟着,也是后果严重。这是个特殊少年。

心里已经开始嘀咕,会不会坐牢。要是被判刑,我可怎么办?

没想到后来看到群里显示,这个学生早已经回来了!我走之前的确注意到沙发上有人睡觉,没想到是这个男孩,因为我根本没想到他会自己回来,而且回来了也没人告诉我。以为沙发上睡觉的是晚上在沙发上聊天的女生小殷,我也没掀开被子去看是谁。

这件事给我打击挺大,因为三个学生都没有告诉我,他回来了,让我担心得要死。也许在他们心里,我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那样的话,我做这种教育,看来是并不合格的。

李老师这些年里经常鼓励我离开特殊教育这个领域,因为她认为做这一行浪费了我的才华,说老实话我其实有些同意,倒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才华,而是因为我也有梦想,我想去追逐自己的梦想,而不是围着一群不怎么接受我的孩子转。

唯一的问题是,我不做,还有谁会做这些事?

或者,我必须找到一个足够大气的人,来协助我带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