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银河系日志1

星月号进入银河系的第28年,继续在银河系的外围轨道上寂静无声的缓缓绕行着。直到有一天,星际扫描仓的显示屏上锁定了一颗小行星,梅姐马上将小行星的位置和轨道数据导入了星舰的移民星球分析系统内,并且马上向文舰长,也就是梅姐的丈夫,发送了报告。

文舰长看着星际扫描仓发来的报告,沉思片刻,低头向身边的助手命令道“通知全体舰员,十五分钟后在星舰指挥中心集合,召开紧急会议。”,边上正在操作星舰的年轻舰员伏,马上打开了星舰自动伪装系统,并且用内部通讯频道向正在维修仓的父亲(星舰机械师刑天)、星际扫描仓的梅姨、还有正在和母亲一起巡查星舰的凤俪发送了舰长指令。

文舰长走到指挥仓最前面的大型舷窗前,目光如炬,凝视着太空远处的深空,心中默念到,羲皇祖先福佑,终于看到了希望。

星月号在太空已经漂泊了五千多年,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和战火,先辈们用生命和羲皇族文明科技,不断奋战,才换来了星月号现在的平静,文舰长是第68代舰长,舰员也仅剩下梅姐和刑天夫妻以及两家各自的孩子六个人。为了维护硕大的星月号正常飞行,大家每天也是各司其职,繁重的工作着,除了每十天的星舰例会可以共同聚在一起,平时大家也是很少见面。

第一个到指挥中心的是凤俪,后面跟着刑天夫人,凤俪已经十八岁了,长得亭亭玉立,因为每天都有做战斗训练科目,活脱脱一个美女战士的打扮。凤俪踏进指挥中心看了一眼伏哥哥,马上跑到父亲身边,[拥抱]抱着文舰长,汇报着“舰长爸爸,女娲(凤俪的小名)已经可以操作蛇形机甲,做出潜行弹射格杀技巧了!”,伏抬头看见了后面进来的妈妈,招呼了一声“母亲大人”,又继续在星舰全息操作台上操作星月号飞行了,文舰长抚摸着凤俪的头,低声训斥着“这是指挥中心,注意身份,赶紧去边上,等会我们要做星舰简报”,凤俪吐着舌头,放开了文舰长,转身跑到了伏哥哥身后,看着他操作星月号,这时,梅姐和刑天也到了指挥中心。大家互相问候了一下,文舰长对伏说“你继续操作,注意情况,有事马上进来汇报”,然后招呼大家到会议室,走到会议室门口,转身对凤俪说“你也在外面协助吧,有情况及时汇报”,凤俪开心的应到“是,舰长!”

会议室内大家落座,刑天开口问到“什么大事,今天要紧急会议简报?”,文舰长没有马上回答,拿出了放在会议室物品柜里的一个精美木盒,打开取出一根雪茄型的绿色烟卷,递给刑天,说“来一根?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刑天没有接,傻笑🌝着说“这玩意都多少年了,看着像死去变成僵尸的毛毛虫🐛 ,我才不要呢”,“没品味,这可是两千年前纪飞舰长[悠闲]的战利品”文舰长收回雪茄,小心翼翼的又装进了木盒里,这时梅姐按下了会议桌上的全息屏幕,调出了移民星球分析系统的星球画面,说到“星际扫描发现了一颗适合移民的行星,我已经把这个行星的数据导入到了移民分析系统里了,分析结果也出来了,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这个行星虽然移民条件很好,可是发现它离所在的恒星系主星太近,并且轨道已经进入了海螺🐚 曲线,意味着这颗行星在两千年后会被主恒星吞噬,我们现在移民的话,并不理想”,文舰长听完沉思了一会,问到“大家有什么想法?”刑天看了一下全息屏上的数据,抬头说到“办法到是有一个,不过代价有点大,我说出来,大家看看可行不可行”,文舰长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会议室外,凤俪问到“伏哥哥,等会能再陪我一起去训练场练习一下蛇形机甲吗?有几个战术我还是有点生疏。”“好的,等会有空了我和舰长大人请个假,对了,听父亲说,他帮你改造的单兵反重力盾牌弄好了,缩小后只有巴掌大,像一块七彩鹅软石”“真的啊,我就知道机械师叔叔最厉害了,等会一定要好好谢谢他。”说完凤俪跑到舷窗旁,想着新盾牌取个什么名字好呢?七彩盾?不好,对了,叫补天石,嗯,这个好听……

山水故事会:《基因》- 格格巫

实验室中,白二笑着宣布:”我们的基因改造成功了!”

旁边抽烟的李一上前跟白二拥抱了一下。

白二说:“我们成功的把海螺的基因片段加入到毛毛虫的基因中,现在毛毛虫拥有了海螺壳。”

五年后

李一惊慌的说:“白二,我们不能不公布这个结果。”

白二:“李一,我们没有回头路了,必须做到底!”

李一妥协了。

五年后

米国黑宫

“总统,我们已经发现非法基因研究所的据点了,是否进攻?”

总统:“你觉得我会让你进攻我的创造者吗?”

“什么?!”

啪!

据记者报道,黑宫一夜成为无人区,总统下落不明。

计划,成功了。

山水故事会: 《我的奶奶》- 茉莉

奶奶走了。

我妈打电话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本能的还想问去哪里了。我妈说,奶奶昨夜冒着雨,一个人打着伞,颠着她七寸金莲的小脚,走到自己老屋后两百米的枯井,一头就栽进去了。

伞被丢在井边……

当我转机经成都到康定机场,再大巴颠簸两小时走进海螺沟时,太阳☀️ 在天上笑眯眯的望着我们,晃眼得很。奶奶家的门口已经在乡亲门的帮助下,用青松树枝搭起了灵堂。奶奶躺在一块门板上,盖了白布,走得太突然,棺材还没有做好。

一路上吃不下任何东西,我满脑子都是奶奶奔向枯井的场景。又忍不住的想,奶奶那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啊,掉下去的时候她疼吗?

看见我,妈妈走上来一把抱着我[拥抱],又哭起来:“妮子,你奶奶这辈子啊……”

奶奶今年92岁了,一辈子没离开过海螺沟。听村里的老人讲,奶奶年轻时是村里的最漂亮的姑娘,性格开朗又泼辣,一个麻花辫子黑亮又粗有长,不知道缠住了多少男人的心。

有一次,男人们在山上牵马,奶奶跟一群姑娘在河边洗衣服,有汉子唱着山歌撩奶奶,歌词露骨得很,逗的其他人哈哈大笑。

奶奶毫不示弱,她站起来擦干了手,插着腰对着山坡上的人唱道:

“赶马哥哥赶马郎,
一天给你二两粮,
饿得你肚常凹起,
敢唱山歌嫖老娘!”

这下,全部人又都开始笑山坡上的赶马郎了。奶奶完胜一局。

好女不中留。奶奶十八岁,就听父母之命媒人之约嫁给我爷爷,爷爷是村里私塾先生的儿子,长得文气,奶奶的父母很是喜欢。哪曾想,才半年,爷爷就被国民党抓壮丁的给抓走了。抓走了别人来报信才知道,所以没留一句话,奶奶听闻后直接昏在了屋里头。

“天可怜我呢,给他纳的鞋垫还没纳好呢,天可怜我呢,怀着娃了,这叫人咋个过活呢。”奶奶说起这段往事,总用这两句话结尾,是很平静的那种述说,看不到半点悲伤。

奶奶从此再也没见过她的丈夫。我的爷爷,渺无音讯,一辈子生死不明。

奶奶生下我的爸爸,倔强的扶养他长大,一个小脚女人带娃,种庄稼,照顾公婆,辛苦自不用说。可是奶奶太能干,妈妈说,奶奶那小脚,在田埂上跑起来一点不输别人,动作利索的很。

有人来说媒,让奶奶再嫁,奶奶不愿意,她说,爷爷也许没有死,万一他回来了,看到她再嫁人,会难过的。

好容易挨到送了公婆的终,爸爸也初中毕业在镇里的机械厂工作,又自由恋爱找了我的妈妈 ,结了婚生了我,她唯一的孙女,奶奶可高兴了,觉得自己可以安度晚年了,那时候,奶奶的身体依然硬朗得很。

我爸这人没啥大毛病,就是爱喝点酒。我一岁多的时候,爸爸在烧烤摊跟一帮朋友喝酒,跟人起了争执,啤酒瓶砸上去,那人重伤,我爸被判了7年。

听我妈讲,宣判会上,奶奶整个人一句话不说,回来就把自己的金戒指给了她,奶奶说知道一个女人守寡的苦,让我妈改嫁她负责扶养我长大。我妈哭了,说妈你说啥呢,他人还在的,七年很快就过了,我愿意等。

儿子判刑,奶奶的精神却没有垮掉,她反而像打了鸡血一般,很快就把自己屋边闲置很久的土地拾掇出来,开始种菜卖菜。

奶奶特别爱我,有啥好吃的一定留给我。春天,给我做荠菜包子;夏天,摘槐花给我戴在头上,嫩的部分专门掐了给我煎鸡蛋;秋天,奶奶最爱给我做菊花蛋汤,撒点葱花泡上米饭,我可以吃一大碗;冬天奶奶就用糯米做糍粑给我,烤在火炉上,起了棕色的壳,掰开来冒着热气,蘸上红糖,香着咧……

奶奶如此爱我和妈妈,放佛是要把给她的儿子的那份爱,都要加倍给到我们娘俩身上。我们出门时,门口的台子上看到蒸熟的热热的红薯,那是奶奶自己种的,她想我们上班上学的时候可以带着路上吃。我们家院子里,一年四季都有奶奶送来的瓜果蔬菜,她还每天定时来给我们打扫屋子,做一顿饭,七年里 ,奶奶就这样靠自己的一双手,照顾着我和妈妈。

奶奶也很爱生命,在村里的老槐树下乘凉,她会提醒我绕过路上在爬的毛毛虫,她说:“妮子呢,别踩着它,它也有父母孩子呢,它的家人在等它回家……”

“奶奶,那等你老了我养你哈。”

“不呢,等奶奶老了做不了事了,奶奶就去山洞里死在里头,不拖累你们。”

“啊!不要 !我不要奶奶死在山洞里。”我吓得哭起来。

“好的好的,奶奶听妮子的,不去山洞里了 ,奶奶老了跟妮子过。”

命运如此多劫,却不会善待命苦的人。一晃七年就过去了。爸爸进去时我还不会走路,他出来时我已经是小学生了。那天,当一个男人风尘仆仆拿着一个帆布书包出现在家门口时,我压根不知道那是我的爸爸,还是我妈扑上去就哭了我才知道。

“你这个没良心的!妮子,快叫爸爸……”

我妈说 ,那七年其实并不难熬,因为有希望 ,有盼头。

算起来,一世夫妻,爸爸陪伴妈妈的日子,加起来却没有超过两年。

爸爸从监狱出来,工作自然是没有了,只好在附近的矿山上当搬运工。奶奶和妈妈很欢喜,每天爸爸一回来就要洗澡,奶奶和妈妈就进厨房开始做饭,饭做好了 ,爸爸也洗好出来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团团圆圆的吃顿饭。爸爸的话本来就不多 ,进去出来后,就更不多了,他也不怎么搭理我。

一天中午,爸爸回来了。吃饭时开了瓶酒,奶奶看见了,说了他两句:“这酒你怕是不能喝了,下午还要去工地呢,再说你嫌这酒惹的事还少吗?”爸爸没说话,抽着烟的他[悠闲],把烟头一掐,推门就出去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爸爸了。等下午六点多我妈跟我奶奶找到他时,他已经泡在一公里外的池塘里几个小时了。奶奶隔着老远跑过来就开始骂,一滴眼泪都没有:

“你这个窝囊废!我这个老太太都有勇气活,你却有胆量死,我咒你下十八层的地狱,你就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你没资格叫男人!”

爸爸的丧事办了三天,奶奶骂了三天,骂的村里帮忙办事的人都听不下去,劝奶奶,越劝越骂,后来不敢劝了。

爸爸死后,奶奶更来劲了,她把蔬菜地又给扩建了,弄了一个鸡圈出来。她说要养鸡卖了赚钱,给我买房子,给妈妈办嫁妆。但是她年纪大了,我们怕她吃不消,我和妈妈一有闲时也去帮她。

奶奶说到做到了,转眼我大学毕业刚工作一年,奶奶就给了我20万,让我首付买了房。第二年,她催妈妈改嫁,妈妈不同意,第三年,我也催 ,妈妈终于同意了。叔叔对我妈妈很好,妈妈改嫁那天,奶奶给了妈妈一个大红包,新房子里的被子家具也是奶奶置办的,妈妈要接奶奶来住,说她年纪大了身边得有人。

奶奶死活不愿意,逼急了她才说:“你要是希望我多活几年就莫要催我,天天看着我的儿媳跟别的男人睡一起,你说我心里好受不?”

妈妈无言以对 ,只好跟叔叔经常去看望她。

去年,奶奶说她看周围的环境老是不对劲,好像不太认得一样,而且记性很不好 ,中午吃了啥一会儿就记不得了,去医院一查,是老年痴呆。我妈要接奶奶来住,奶奶依然不肯,她说问了医生了,这病拖累人得很,她还是再坚持坚持,实在不行记不得事了再跟我妈和叔叔住一起。我年前回去,还去跟奶奶住了一段时间,除了记性差点,她还是那么硬朗。我走的时候,奶奶正在窗户边戴着老花眼镜端着一个簸箕捡米 ,她喜欢把米里的渣子捡出来再做饭,阳光从外面照进来,奶奶的银白头发上泛着光……

“奶奶,我走了哈。”

“路上慢点咯。”奶奶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我。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奶奶。我们还说好了等天缓和点带她进城去检查身体,再去跟我住一段时间看习惯不。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待,奶奶躺在那里,白布盖着,我没有勇气去揭开,我怕她脸上有伤,我怕我看见了那伤口,心会痛一辈子。

奶奶啊 ,您不是答应我不去山洞跟我住的吗?你咋又变卦了呢?!

办完事,妈妈去奶奶的老屋收拾,翻出来一箱子的鞋底,上面绣着每一年的年代和名字,整整一百多双鞋垫啊,都是给爷爷和爸爸做的,每个人一年一双,一年不落……

箱子底有一块海螺化石用红布包着,据说那是爷爷给奶奶的,布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三个字:“给妮子。”

山水故事会: 《凤俪》- 王磊

凤俪驾驶着星际飞船星月号的小型登陆碟,进入了星球的大气层,想着寻找一个地点着陆。这个星球大部分区域是液体,只有30%不到的固态可着陆区域。

凤俪发现一个高地上方,可能刚下过雨,形成了一圈美丽的彩虹🌈,凤俪决定就着陆在这个彩虹中心的高地上吧,于是驾驶着登陆碟快速的穿过彩虹中心,降落在一座高山之上。

凤俪踏出登陆碟,启动建筑工程机甲,建筑工程机甲是机械师叔叔设计制造的,可以自动建造一些设施,凤俪选择了居住设施和机甲帐篷⛺,然后按下启动键,工程机甲就立刻启动,开始建造,凤俪又从登陆碟上召唤出夸父型播种机甲,然后打开机甲基因仓,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基因易拉罐,把一整罐基因激活液倒进了基因仓,关闭了播种机甲的基因仓,打开机甲播种选项,凤俪选择了全物种播撒,点击全天候播种,机甲瞬间升空,向着太阳方向飞去。

凤俪在山顶的悬崖边一直站到太阳落山,工程机甲也完成了居所和机甲帐篷的建造,凤俪带着伏哥哥的休眠仓和那盆心爱的七彩莲花🌸走进了居所内,心中默念着,伏哥哥你要早点醒过来哦,我已经完成了父母和叔叔婶婶以及羲皇族人的移民愿望,把基因全部播撒到了这个星球上了……

山水故事会: 《地铁二号线》1 – 王大海

赵夏我要和你说件事,你看见这纸条的是我肯定已经离开了,我去寻找属于我的未来。

说真的这个不是那么的好开口,还记得那个周末吗?我们在西山露营点⛺️,那天本来应该是一次非常愉快的旅行,都怪赵佳太墨迹了。害得我们晚到了那么久。人满为患,不过好在我们看见了🌈,真的太美了,彩虹居然这样的,专家总算是说对一次了,这是百年难遇的第一次自然彩虹的出现。之前几次等了几天太阳光都看不见,就看了人!人!除了人还是人!600年前真不该发明地铁。

不提这个了。那次太阳的出现让上面有了不少数据,听说有机会发射火箭去空间站,人们都在传那里有多好多好,有自然光,有蔬菜,有樱花🌸🌸🌸,还有很多根本没见过的动物。

我的天呐,你听说过猫吗?那简直就是天使,特别的粘你,整天跟着你,我觉得赵佳肯定会喜欢。我喜欢狗!居然会帮你拿快递! 我家的机器狗什么都不会,鬼知道这几百年我们都发展了啥。

我拿到票了,用我全部的家当从易拉罐小子那里换的,这个臭小子,整天带有他那罐头头套,真想一脚踢进垃圾桶里。我通过关系确认过了,是真的票。

空间站见我的挚友,这次我真的走了,你也赶紧想办法吧,逃离这个鬼地方,都多少年了,天上的云永远不会散的。赶紧走吧,带上赵佳。

2

“老大,我们来这里干嘛?”
幽暗的地下通道里,两个火光在跳跃着。
“去搭末班车。”
“可是从来没有人来这里乘车啊。”
他们沿着地底边缘摸索着前进,黑暗如同鸿蒙凶兽般仿佛随时会吞噬掉这丁点光明。
“小心点,别被地上的骨头绊到。”成熟的声线好像并不想回答上个问题。
黑暗中唯一确定时间的可能就是那两个越来越短的蜡烛。
“停!~~”声音迅速回荡开来。
稍后点的蜡烛晃了晃,险些熄灭!
“老大,怎么了”青涩的声音小声说道。
“别说话,仔细听。”
隧道的尽头好像些许响动,嘈杂不清。
“我们快到了,把帽子戴上别让人看见你的脸。”
“好的,老大。”
“到那不许说话。”
后面的烛光晃了晃又开始前进。

分割线

机械般的声音重复播放着
“欢~迎~来到~2号线”
站台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声音嘈杂
“海螺要吗?海螺要吗?南海纪念品!纯人工无污染,买一个带回家,送老婆,送孩子,送父母。。。”
“喂,这位先生海螺要吗”带着小丑面具的商人拦在了两个斗篷人面前。
斗篷看起来非常破烂和宽大看不清里面的面孔。
“先生你们是下面刚回来吗?恩~还是上面?看看海螺?纯人工的。”
“滚”斗篷里传出来低沉到吓人的嗓音,小丑灰溜溜的走了
两人来到了一巨大圆形装饰物下面,想是一个圆盘上长着一个和睦的人脸静静地看着下方的人群。
“老大,2号线不是停运了吗,怎么还这么多人。”
“今天比较特殊,别说话,拿好票,车应该快来了。”
突然,不远处的人群一阵骚乱。
“谁看见我们票了吗?谁看见我们的票了吗?这是救命用的,我的孩子快不行,好心人还给我吧,求求你们了。”
一妇女带着猫头鹰面具,抱着孩子哭倒在地,周围的人群四散而开。
一个军官相貌的男子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不好,我们往另一边走,快!”
“怎么回事,老大”
“别废话快来”
“老大,好挤过不来啊”
随着军官的到来本来拥挤的人潮,变的杂乱不堪。
另一位军官,附身下来和原来那个军官说了什么,并指了指在向外挤的两人。
“抓住他们!快!1队!2队!列车快来了,别让他们上车。”
人群中几个绿点慢慢的靠近着两人。
隧道里传来了蜂鸣声
“2号线即将进站,请大家不要拥挤”机械般的声音再次想起
人群的拥挤让士兵很难靠近两人,在两人也在缓慢的靠近着列车入口。
蜂鸣声越来越大,靠近车灯让本比较灰暗的站台明亮起来。巨大的列车停稳,仓门缓缓打开。
绿点眼看就要摸到两人。
“可恶,小鬼蹲下,抱住头,往里爬,小心别被踩到快不用管我”低沉的嗓音说道。他梦一用力把后面推倒了大片,几个士兵灵巧躲开并按住他。
斗篷下深邃的目光慢慢变的柔和释然。
“仓门关闭”“嘭~”巨大的气浪把门边的人群齐齐吹开。
没进去的人疯狂的挣扎呐喊。。。
20分钟后
一个士兵跑到长官身边
“报告只抓到一个,漏了一个,但是从抓的人手里找到了这个”
士官叹了口气“还是放跑一个吗”低头看着士兵手中的物品。
像是某种毛虫的琥珀。。。

黑铁时代(1)

主人公是威廉,一个善思考的人,喜欢计划好再行动。里面有一段话我相当我在意,生活中也可以用到:

谋士一般分三等。三等谋士会把全盘计划好,不会差一丝一毫,但是一但出现变化就脱离了掌控。二等谋士会把全盘计划拆分成一段一段,每一段都留多个备用计划。但这样也会出现三等谋士的问题,不过概率小一点。一等谋士会设置偏差值。走一步看一步。只要偏差没有超过谋士设置的偏差值,事情就不会脱离掌控。

用双语记录每天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