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耳朵

这几天,晚上睡觉之前,我躺在床上耍手机,大耳朵都会跳到床上来,趴在我的肩膀上卷成一团睡觉。如果我躺在床上养神,他就趴在我胸脯上睡觉。很多时候它会忍不住舔我的脸,大概是觉得有些油腻,怕我生病? 只是猫的舌头上有倒刺,哪怕是小猫,也还是有些刺痛,所以过了一会儿只能制止它。 白狐以前每次看到我洗脚完毕,光脚搁在桶子上晾干的时候,都会来帮我把脚趾头尤其是脚趾缝里舔干净,她大概也是知道脚趾缝里容易长脚气,导致人生病。 夏天我在桌子上写东西,它偶尔也会主动舔我的脚趾缝,大概是闻到了脚气正在萌生的气味。 我家从来不会买猫狗当宠物,小时候家里没养过狗🐶,大多数时候都有一只猫,负责抓老鼠🐭。白狐来到我家里,是被我救下的。大耳朵来到我家里,是肩负着抓老鼠的重任,现在他才半岁不到,整栋楼里老鼠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过我猜想并不是大耳朵的功劳,而是那只黄白色野猫的杀气把老鼠们都吓走了。 就和黄鼠狼一样,我们这个村子常年生活着一个猫家族,我怀疑它们都是母系氏族社会,因为大多数时候都只看到一只母猫的出没,每到生育季节,就会时不时看到猫妈妈照顾一群小野猫的情景,有时候住在我家的柴房里,有时候是隔壁家的猪楼顶上,还有一次,四只小猫住在隔壁家院子里的排水沟里。 在我建房的时候,我就提前预留了一个狗洞,一个猫洞,让它们自由进出到院子里,后来发现那个猫洞大到足够容许白狐进出,就把那个大狗洞堵上了,因为小孩子也可以爬进爬出,防不住贼。 那只母猫是因为和大耳朵成为了忘年交,晚上斗胆从猫洞里进来,发现楼梯间的猫粮食盆,于是经常会从猫洞里进进出出,老鼠们就都惊慌失措地转移了。 大耳朵是一只麻猫,相比黑猫橘猫,不少麻猫的耳朵似乎都要大一些,更接近山里的野猫,或者猞猁这些猫科动物,它身上的条纹也是野性十足,这种猫都是抓老鼠的高手。